首页
港粤资本
投研信息
项目介绍
港粤活动
联系我们
加入港粤

新型冠状病毒各类药物研发的最新进展!

2020-01-27

  基础科学驱动价值投资

港粤资本

专注新技术应用场景的中早期投资

旗下直投基金、跟投基金、产投基金

布局结合人工智能及大数据的创新性项目

重点关注教育、医疗、金融产业的创新公司

培育行业领军者

极速BP通道:bp@ifsc-gd.com

编者言:科研机构迅速获得病毒数据,各项药物研发取得了不错的最新进展!

新型冠状病毒nCOV-2019肆虐牵动着大家的神经,医务人员在前线英勇奋战,各方人员也都发挥着自己的力量,防止疫情进一步扩散。

由于暂时没有特效药存在,为病毒的防治工作带了很大的困难。因此,针对新冠病毒的药物研发也是大家关心的问题。在此,我们将为大家汇总相关药物的研发进展,让更多的人了解当前的形势,同时也希望起到降低恐慌的作用,减小医疗系统的挤兑压力。

2019年12月26日,中国科研人员拿到样本后,很快破译了病毒的基因,并于2020年1月10日发布基因序列,指出这是一种与SARS具有共同祖先的新型冠状病毒,使得大量工作得以开展。其中,我国体外诊断公司快速跟进,短时间内便推出了核酸诊断试剂盒,并有七家获得药监局批准,为疾病的诊断做出重要贡献。

与此同时,基于基因序列,中科院巴斯德所的科学家通过蛋白的结构模拟,揭示了nCOV-2019病毒是通过人ACE2蛋白感染人体的。随后,中国科学家又陆续分离了毒株,发布了蛋白晶体结构,为药物的研发提供了大量原始数据。目前,针对新型肺炎的各项药物开发取得良好进展,甚至已经有老药有效的捷报传来。下面,我们将为大家一一讲解和分析。

2019-nCoV冠状病毒3CL水解酶的高分率晶体结构

1

德国科学家送来神药?

1月24日,德国中文网报道,德国病毒学家Rolf Hilgenfeld教授赶来中国,可能带来了能治疗nCOV-2019病毒的特效药。Hilgenfeld教授一直从事病毒结构生物学领域的研究,研究的方向正是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和SARS的病毒抑制剂,这两个病毒和nCOV-2019同属冠状病毒,他曾在2003年帮助中国对抗SARS,并且他还得到了两个能抑制这些病毒的化合物,在细胞实验中证明是有效果的。

Hilgenfeld教授在接受Nature杂志采访时表示,这个两个化合物在老鼠身上进行试验是安全的,但是还没在人身上试验过,因此目前还不能算是药物。

在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Hilgenfeld教授说道,他此行的目的,主要是与中国同行们测试该抑制剂对新型病毒的效果。

我们知道,一款新药需经过临床前和临床大量的试验验证,才能够批准上市,Hilgenfeld教授的化合物对nCOV-2019病毒的研究还处于最早期的阶段。在未来或许会有很大的帮助,但短期内可能帮不上忙。

Hilgenfeld教授

2

临床有效,抗艾滋药物可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不过,不用灰心,虽然新药指望不上,但如果能找到有效的老药,意义更大!

1月24日,”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微信公众号刊发题为《公卫·科普 | 武器!面对新型肺炎,我们并非束手无策——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抗病毒治疗选择》的文章。作者署名为卢洪洲。公开资料显示,卢洪洲为感染病专家、复旦大学附属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党委书记。

如下:

截至2020年1月23日24时,全国29省(区、市)已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感染肺炎确诊病例830例,其中重症177例,死亡25例,港澳台地区确诊5例,国外确诊9例(截至1月26日24时,中国大陆及港澳台地区累计报告确诊病例2,761例(包括中国香港8例,中国澳门5例,中国台湾4例),累计死亡80例)。此次疫情的暴发恰逢中国农历春节,节日的喜庆氛围并不能够掩盖人们对于疫情扩散的担忧。“可以人传人”,“尚无疫苗和特效药物”让人们觉得,在新型病毒面前,现代医学似乎毫无招架之力?

1月23日,之前被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王广发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艾滋病治疗药物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Lopinavir/ritonavir,LPV/r,商品名:克力芝)对他很有效,服用后只用了一天体温就好转。

实际上,国家卫生健康委颁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版本(目前已更新至第三版)中,已指出克力芝可试用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抗病毒治疗

3

老药新用,中国科学家发现大量可能对新型肺炎有效的老药和中药!

除了这两个抗艾滋药物被证明对新冠病毒感染者有效外,中国科学家又发现了更多可能有效的药物。

1月25日,由蒋华良院士、饶子和院士领衔,20余个课题组参与的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和上海科技大学免疫化学研究所抗2019-nCoV病毒感染联合应急攻关团队,快速表达了2019-nCoV的水解酶(Mpro),并获得了高分辨率的晶体结构,在此基础上,联合小组综合利用虚拟筛选和酶学测试相结合的策略,重点针对已上市药物以及自建的“高成药性化合物数据库”和“药用植物来源化合物成分数据库”进行了药物筛选,迅速发现了30种可能对2019-nCoV有治疗作用的药物、活性天然产物和中药。

候选药物包括蛋白酶抑制剂茚地那韦(Indinavir)、沙奎那韦(Saquinavir)、洛匹那韦(Lopinavir)、卡非佐米(Carfilzomib)、利托那韦(ritonavir)等12种抗HIV药物,2种抗呼吸道合胞病毒药物,1种抗人巨噬病毒药物,1种抗精神分裂症药物,1种免疫抑制剂以及2种其他类药物;

研究发现含有“二苯乙烯”结构的孟鲁司特以及植物药活性成分虎杖苷和脱氧土大黄苷与Mpro结合较好,可能对病毒有抑制作用;在前期抗SARS研究及计算机模拟基础上发现老药肉桂硫胺、环孢菌素A可能对2019-nCoV有效,其中肉桂硫胺是上世纪70年代用于抗精神分裂症的药物,对冠状病毒3CL水解酶具有抑制作用,免疫抑制剂环孢菌素A可以阻止病毒的核衣壳蛋白与人的环孢亲和素A相互结合,已有研究表明联用干扰素和环孢菌素A能显著抑制冠状病毒在人类支气管和肺部复制及造成的组织损伤。研究还发现,虎杖、山豆根等中药材中可能含有抗2019-nCoV有效成分。

应急攻关团队已经完成了肉桂硫胺等公斤级合成工艺,制剂工作正在进行;环孢菌素A的胶囊制剂制备工艺也已经完成;其它部分药物的合成工艺探索也已完成。欢迎相关企业和研究机构与攻关团队合作,共同抗击2019-nCoV。

目前,应急公关团队正在寻求与企业开展相关合作,共同抗击疫情。

相信这些药物能为疫情防治提供强大的后备力量。

4

广谱抗病毒药——干扰素宝刀未老

其实除了特效药外,还有一类药物对病毒感染有奇效,那就干扰素。

之前我们介绍过,干扰素(IFN)属于人类的先天免疫系统,它可以和病毒感染细胞的特异性受体结合,从而激活抗病毒蛋白基因,进而合成多种抗病毒蛋白。这些抗病毒蛋白能够切断病毒核酸、抑制病毒蛋白合成、抑制病毒的装配,从而抑制病毒复制。

此外干扰素还具有免疫调节功能,能够激活自然杀伤细胞、巨噬细胞等免疫细胞,增强宿主的免疫防御功能,已用于多种病毒性疾病的治疗,如乙肝、丙肝等。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三版)》中指出,IFN-α雾化吸入可作为抗新型冠状病毒治疗措施,用以提高患者呼吸道粘膜的病毒清除效果。在针对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MERS-CoV)以及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SARS-CoV)的体外研究中发现,IFN-α以及IFN-β对冠状病毒均有抑制效果,各亚型中,IFN-β1b型对MERS-CoV的抗病毒效果最佳。

5

抗体,另一种治疗选择?

抗体可以特异性地结合病毒或者病毒受体,中和病毒或者阻断病毒进入细胞的途径,起到治疗的作用。现在有不少针对SARS和HIV等病毒有效的研究报道。新型冠状病毒爆发后,有多家中国企业声称开发了特异性抗体。

不过,实际上抗体也是一种新型药物,要用到人身上,也需进行严格的临床前和临床试验,这些企业开发的抗体仅仅只能用于检测或科研用途,短期内无法用于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

6

疫苗何时能来?

我们知道,对抗病毒,人类最重要的武器就是疫苗,天花等曾对人类生存有重大威胁的病毒,就是在疫苗的帮助下消灭的。我们从小注射的各种疫苗为我们抵御了无数病毒的入侵,这次nCOV-2019病毒疫苗能否及时来援呢?

26日的国新办发布会后,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就媒体关心的问题作出回应。

对于疫苗的研发,高福说:“大家知道,研发一个疫苗、研究一个疫苗是需要很长很长时间的,但是从我们过去对SARS或者对这一类病毒的认知,我可以拍着胸口讲,这个疫苗肯定会成功的。还是这样,我们要相信科学、相信人类集体智慧结晶的结果——知识,也就是认知。这个知识告诉我们,(对于)这样的病毒,疫苗是能开发出来的。”

高福表示,我们的科学技术有了很大进步,很快就让病毒现真身,研发、生产疫苗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但是它有它的周期。这些事情都是需要时间的,任何事物的发展都以它自身的规律去进行,我们还是要尊重规律的。但是我们还是有信心把它拿下的,我相信疫苗一定很快能够拿到,但是要尊重它的自然规律。实验室研究出来的疫苗,要去做动物实验,然后还要去在人体上进行临床实验,都是要经过一步一步的实验。

疫苗开发有一个过程,未来阻止新型冠状病毒卷土重来,疫苗肯定是最重要的,但对现在这场疫情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高福院士

7

破局——mRNA能改变疫苗困局吗?

对于新发的疫情,我们往往等不来疫苗,这种局面有可能改变吗?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美国公司Moderna、中国公司斯微生物以及其他中美科学家都在研制一种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mRNA疫苗。

mRNA疫苗是指将能够表达病毒蛋白的信使RNA(mRNA)注射到细胞内,这mRNA会在人体细胞内表达病毒蛋白,也就是病毒的抗原,能够激发免疫细胞产生特异性抗体,从而起到预防病毒感染的作用。

相比传统的疫苗,mRNA疫苗具有很多优势:

首先是更安全,有很多疫苗需要用到灭活或者减活病毒,有一定的几率感染接种者。

其次, mRNA疫苗起效更快,mRNA能在体内快速表达,激活免疫系统。而且,mRNA疫苗还能激活先天免疫,起到另一层保护作用。

再者,mRNA结构简单,生产更加容易,能够大幅缩短疫苗的制备周期。比如,在没有库存的情况下,针对一种新型流感,生产传统疫苗需要9周时间,而生产mRNA疫苗仅需一周时间。

最后,相比主要成分是蛋白质的传统疫苗,经过修饰的mRNA更加稳定,无需冷链运输,大规模接种也更加便捷。

相信未来mRNA疫苗能为传染性疾病以及其他疾病的预防和治疗做出更大贡献。

但是对目前的疫情,mRNA疫苗同样也无能为力,因为它同样也是一种新药,即使有这么多优势,也行要重新开产线生产,并且还要申报临床试验,以及进行耗时最长的临床试验。

NIH科学家安东尼·福奇也表示,开始临床试验第一阶段还需要几个月时间,而可能研制出疫苗,则需要一年多的时间。

所以,应对当前的疫情,最好的方式是做好防控,避免感染范围扩大。同时,加紧筛选、调集和生产有效的老药,助前线的医务人员一臂之力。

8

历久弥新——中药显神效

在众多药物进展的消息中,有两条格外引人关注,官方微博“首都健康”发布两则信息,报道了两名经中药及对症治疗治愈的案例。

随后,《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一版)》也发布了新冠肺炎的中医预防方案。中医预防方案有二:

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一号方:

苍术3g,金银花5g,陈皮3g,芦根2g,桑叶2g,生黄芪10g(开水泡,代茶饮,7-10天)

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二号方:

生黄芪10g,炒白术10g,防风10g,贯众6g,金银花10g,佩兰10g,陈皮6g(煎服,每日一付,分二次,7-10天)。

希望中药经现代科学标准和规范化后,造福更多的人。

参考资料:

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公卫·科普 | 武器!面对新型肺炎,我们并非束手无策——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抗病毒治疗选择》

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中科院上海药物所/上科大联合研究团队发现一批可能对新型肺炎有治疗作用的老药和中药》

环球时报:《高福院士:我拍着胸口讲,疫苗肯定会研发成功》

楚天都市报:《权威发布!预防新冠肺炎的中药药方来了!》

作者简介:

张靖波–投资副总监

中国科学院大学,遗传学硕士

长期从事分子生物学研究,在分子生物学领域积累大量的技术基础,并通过研究国内外大量的前沿技术,对该领域未来的技术路径以及商业化机会有深刻理解。同时对抗体药物、生物芯片、基因编辑等领域有一定研究。

港粤资本成立于2014年,是一家专注于前沿科技在产业端应用的投资机构。公司以“基础科学驱动价值投资”为投资理念,发掘“科学企业家”,重点关注医疗、硬科技、新材料等领域的投资机会。港粤资本下设直投、产投、跟投基金8只,致力寻找优秀的科技创新型企业,并与之共同成长。如果您是科技领域(人工智能及大数据等)的优秀创业团队,欢迎联系我们港粤资本的投资经理,期待合作,共同成长。

张靖波

投资副总监

港粤资本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港粤资本%

相关推荐

港粤观察 | 大数据精准营销缘起何处?
2019-03-28
港粤观察 | AI在药物研发中的作用
2019-08-21
病毒为什么可怕?我们该如何应对?
2020-01-24

深圳市福田保税区桃花路1号创业中心3B1-06

网站备案号:粤ICP备18126401号-1

返回顶部